第1集
古語有雲:“十賭九輸”,一些好賭成癮的人往往把這句古話當成耳邊風,花父便是如此,平時閑來無事花父經常到賭館賭博,田少爺與花父賭博,花父輸給了田少爺,田少爺心情頗佳提出把大部份賭資賞給圍觀百姓,百姓們拍手叫好感謝田少爺,花父忽然向眾人透露他身上已經沒有錢,田少爺勃然大怒順著賭桌爬到花父面前,殺氣騰騰要求花父必須給錢。花父已經失去理智,當場做出賣掉女兒花紅的決定,花紅擅長造酒再加上長得年輕漂亮,許多男人做夢都想娶花紅做老婆,田少爺見花父寧願賣掉女兒,心中升起驚喜不再為難花父。花父回到住處把田少爺要娶花紅的經過說了一遍,花紅心地善良沒有反對父親的決定,花父不願意再隱瞞花紅,臉上升起感概將當初如何花錢買下花紅的經過說了一遍,雖然花父不是花紅的親生父親,但花紅對待花父比親生父親還親。不久之後,田家派出接親隊伍來到花家,花紅穿著新娘衣正替父親洗腳,接親隊的人催促花紅趕緊出門嫁人,花紅擔心父親以後無人照顧,趁機向田家的人索要一百大洋,田老爺得知花紅的要求二話不說派人送來大洋,花紅收下大洋放入木箱中捧到父親身邊,花父一臉愧疚不願意收下大洋,花紅苦苦勸說花父才收下了大洋。花紅在接親隊伍的陪同下離家出門來到河邊準備坐船去田家,馬龍帶著一個年輕女子來到河邊追到了花紅,二年前馬龍想娶花紅為妻,花父要求馬龍必須拿出幾塊大洋才能娶走花紅,花紅心知自己跟馬龍有緣無份,眼中含著淚水提醒馬龍就算有大洋也無法跟她成親。馬龍身邊的年輕女子引起花紅的注意,花紅一問之下方知年輕女子是馬龍的妻子,喜歡的人已經娶了別的女人為妻,花紅悲痛欲絕要求馬龍做她的伴郎,田家的人同意了花紅的要求,接親隊伍搭乘木船向田家趕去。入夜,花紅順利來到田府,不等田家好好喝喜酒,一夥土匪殺氣騰騰闖入田府,為首的土匪是個光頭佬,腦袋上有一條直達臉頰的傷痕,田府的家丁們認出了光頭佬,許多人嚇得掉頭就跑扔下田老爺不顧。光頭佬姓陳名三炮,是十裡八鄉有名的土匪,田老爺已是一大把年紀完全沒有把陳三炮放在眼中,就算陳三炮不出手殺掉田老爺,田老爺頂多活個三五年便會離開人世。陳三炮來到田老爺身邊故意問田老爺是否認得他,田老爺泰然自若聲稱認識陳三炮,陳三炮見田老爺面不改色對答從容,心中升起一絲敬意倒了一杯酒跟田老爺碰杯喝下。
第2集
田家遭陳三炮打劫田家的大少爺田樹根就在陳三炮闖進來的時候回到了家中,剛好被陳三炮逮個正著。陳三炮當即掏出來手槍打算射殺田樹根,嚇得田母連連求饒,要陳三炮放過自己的兒子。實際上陳三炮並沒有打算開槍,只是為了得到錢財。花紅看著陳三炮囂張的樣子挺身而出,呵斥了陳三炮。陳三炮看到花紅貌美的樣子,當即色心大起,打算帶走花紅當成自己的壓寨夫人,除非田家拿出一大筆錢來,否則自己就不放回來花紅。田老爺很是憤怒的站出來反抗,結果被陳三炮的手下摁倒了水裡灌了一肚子水。沈家酒莊的人也聽說了田家被人打劫的消息,但是沈老爺卻沒有動靜,並沒有出面幫助田家。馬龍知道花紅被土匪陳三炮給綁架走了以後很是著急,打算救回來花紅。馬龍身邊的女人叫做秀蓮,兩個人都是共產黨員,為了行動方便所以假扮成了夫妻。秀蓮反對馬龍出去搭救花紅的行為,認為這樣子會暴露自己兩個人的身份。田老爺因為年紀大了又被折騰了半天,第二天就去世了。田家人頓時慌亂成了一團。田樹才打算帶著錢財上山贖回來花紅,但是田九太爺卻認為花紅被土匪帶到了山上,肯定被糟蹋了身子,自己不要這樣的女人留在自己的家中,反對贖回來花紅。田樹才竭力反對,這才決定上山贖回來花紅。陳三炮綁著花紅和自己一起喝酒,結果花紅認為陳三炮給自己的酒太差不願意喝,這讓陳三炮覺得很有意思。一個土匪覺得花紅目中無人,想要捅花紅幾刀子,幸好被陳三炮給攔了下來。馬龍費盡力氣來到了山上打算把花紅給救出去,沒想到花紅認為馬龍心中早已沒了自己,還和另外一個女人好上了,因此鬧脾氣不願意和馬龍離開。
第3集
田樹才湊錢贖花紅馬龍苦苦哀求花紅和自己離開,但是花紅鬧脾氣就是不願意離開,馬龍也不能夠表明自己和秀蓮的身份,這個時候有幾個土匪走了過來,馬龍只能自己先行離開。花父知道了花紅被綁走的事情以後,哀求田樹才一定要把自己的女兒給救回來。田樹才其實也是想要把花紅給贖回來的,但是陳三炮要的贖金太高,田樹才一時半會兒湊不出來這麼多的錢。田樹才來到了沈家酒坊借錢,沈大爺提出了要田家把一口水井送給自己,只要把這口井給了自己家,自己就借給田樹才錢。為了救回來花紅,田樹才只能夠答應了。陳三炮的土匪山寨裡面綁架了很多人,其中有一個叫做小五子的男孩子。一直沒有人來贖回小五子,陳三炮勃然大怒,審問過了小五子才知道自己綁架錯了人,陳三炮的手下頓時想要殺死小五子。花紅連忙出面阻攔了下來,陳三炮提出要花紅和自己的手下比試,只要贏過了自己的手下自己就放過小五子。結果和花紅比試的土匪輸掉了,原本按照約定花紅應該砍掉對方的一條胳膊,但是花紅只是作勢嚇唬了對方一下子,實際上砍刀落到了桌子上面。小五子對於花紅救下來自己很是感激,並且想要讓認花紅做自己的乾娘。在土匪的起哄之下,花紅答應了。這個時候一旁被花紅饒過的土匪也趁機起哄,要小五子認陳三炮做義父,陳三炮也答應了。為了更加的名正言順,陳三炮想要和花紅成親。田樹才送出了自己家裡的水井,簽訂下了協議,和沈老爺約定好了以後得到了大洋,隨後匆忙的來到了山寨裡面。花紅不願意和陳三炮在一起,陳三炮惱羞成怒,正打算打花紅,這個時候外面有人敲門,陳三炮的手下回報說田樹才帶著大洋打算來贖人了。
第4集
田樹才和陳三炮見面,田樹才已經帶回來了陳三炮要求的大洋數目,但是陳三炮卻不捨得放走花紅了。陳三炮故意為難田樹才,要田樹才從桌子下麵鑽過去。一同跟著前來的馬龍見狀很是生氣,但是為了救回來花紅,田樹才忍辱從桌子下麵鑽了過去。結果沒想到的是從桌子下面鑽出來以後,陳三炮還要田樹才從自己的褲襠下面鑽過去,田樹才為了救出來花紅連這種屈辱都咬牙忍了下來,從陳三炮的褲襠下面鑽了過去。土匪們也都覺得花紅人不錯想要把花紅留下來,於是故意起哄說花紅已經和自己的老大洞房過了,但是田樹才並不在乎這個,還是要求放花紅和自己走。陳三炮遲遲不願意表態,田樹才急了,陳三炮才同意讓花紅和田樹才離開。隨後田樹才背著花紅離開了土匪山寨回到了家中,但是田母卻不願意見到花紅回來,擔心花紅已經失身。沈老爺裝模作樣的來看望田家被土匪打劫後的場景,其實沈老爺是保安團的團長,但是在土匪出來的時候卻沒有幫助田家。沈老爺解釋說當時自己父親生病了,所以才沒有出面幫助田家。田母認為花紅失身,於是故意為難花紅,但是花紅實際上並沒有失身,認為自己並沒有理虧,於是和田母發生了爭執。田母頓時勃然大怒,要花紅罰跪在祠堂裡面,並且還不許花紅吃飯。陳三炮派出來手下打聽情況,得知花紅被田母為難,手下回去立刻彙報給了陳三炮。馬龍得知花紅被罰跪以後,偷偷的來到了田家的祠堂看望花紅,花紅又饑又渴,馬龍很是心疼,要帶走花紅離開田家。現在田母認為花紅失身,花紅以後肯定處境艱難。
第5集
馬龍要花紅和自己離開,但是花紅卻因為馬龍和秀蓮在一起的事情一直耿耿於懷,說起來這麼多年自己受了很多委屈,馬龍非常內疚,當即表示要帶著花紅離開。但是這個時候秀蓮卻出現了,指責馬龍不應該為了自己的私人感情,忘了自己的任務。馬龍回想起來自己作為共產黨員的身份,立刻覺得心中不安,對花紅道歉,表示自己不能夠帶走花紅了。花紅當即非常傷心。三個人正在爭執,而這個時候陳三炮忽然出現了。陳三炮告訴馬龍,如果真是一個漢子那麼就真的帶著花紅離開,但是馬龍想到自己的身份又無法離開。陳三炮當即表示要帶著花紅離開。土匪山寨的老三出現,認為花紅打擾了山寨的生活,要殺死花紅,被陳三炮打了一耳光,老三傷心的離開了。陳三炮得知保安團就要來了,當即表示自己會一直等著花紅的。而這個時候田夫人也忽然出現了,認為馬龍和花紅之間有私情,當即帶著保安團的人抓起來了馬龍。田明媚認為自己的這個大嫂不守婦道,要打花紅的耳光,結果被田樹才給攔住了,花紅也並沒有為自己辯解。花紅和馬龍被人幫著關押了起來,田明媚堅持認為是花紅偷人,但是田樹才卻一直維護著自己的這個大嫂,認為馬龍已經有妻子,不可能和花紅偷情。田明媚懷恨在心,來到賭坊找到了自己的大哥田樹根,田樹根賭輸了,田明媚表示自己可以給大哥十塊大洋,只要大哥給自己簽個字,隨後田樹根為了得到大洋就在休書上簽字了。第二天田夫人審訊了馬龍和花紅,結果秀蓮闖了進來,表示要田夫人拿出來兩個人偷情的證據,並且為花紅說話。隨後秀蓮強行帶走了馬龍。田明媚拿出來了田樹根簽字的休書,但是花紅認為自己不見到田樹根自己是不會承認這一封休書的。花七斤聽到了消息也來到了田家,帶走了花紅。花父看到自己的女兒受委屈也很是心疼,表示再也不讓花紅到田家去了。
第6集
老三其實一直對陳三炮有愛慕之情,因此對於陳三炮喜歡的花紅一直懷恨在心。老三警告陳三炮,他們是土匪,和花紅不可能在一起的。沈萬順來到了花紅的家中看望花父,原來當年花父和沈萬順是同門的師兄弟,當初正是沈父從花父的手中奪得了花家的酒坊。沈萬順提出,自己一直認為花紅是個不錯的孩子,希望花紅能夠到自己的家中幹活,花父自然是不同意的。這個時候沈父竟然還提出要花紅和自己的兒子結親,花父勃然大怒,表示不可能。這個時候花紅從門外走了進來,表示自己同意到沈家酒坊做一個酒頭腦,因為自己還要賺錢給花父看病。沈父非常開心的告辭離開了。田家的酒坊出現了問題,所有的酒忽然一夜之間都酸掉了。田夫人聽說了以後驚嚇萬分,但是這個時候譴責釀酒的秦師傅也沒有辦法了。沈萬順故意來到了田家,故意要嘗一嘗田家的酒。沈萬順果不其然的發現這裡的酒已經酸掉了,故意在田夫人的面前添油加醋。釀酒的秦師傅非常內疚,但是也沒有補救的辦法了。沈萬順故意幸災樂禍的說起來花紅已經被休掉了,花紅可是非常了得的酒頭腦。沈萬順趁機提出來打算收購田家酒坊的事情,田夫人自然是不可能答應的,而這個時候沈萬順還故意催促田樹才還錢,當初田樹才為了贖回來花紅曾經向沈萬順借錢。花紅從別人的口中知道了田家酒坊的酒全部酸掉的事情,但是花紅並沒有因此覺得開心,而是悶悶不樂的樣子。田夫人受的打擊太大所以病倒了,因為沒有錢治病,田樹才拿著母親的翡翠鐲子去換錢買藥,而這個時候田樹根還在想著從娘那裡拿錢去賭博的事情。陳三炮喬裝打扮以後來到了花家,請大夫給花七斤治病了,並且謊稱自己也是開辦酒坊的。得知花父的病情已經不能夠救治以後,陳三炮要手下去買進補的東西。花紅回來以後,陳三炮要花紅和自己回到山上去,自己對花紅是真心的。
第7集
得知花紅答應了沈萬順去沈家酒坊做酒頭腦以後,陳三炮非常生氣,認為雖然自己和田家有仇,但是沈萬順其實更不是個東西。小五子也走了進來告訴花紅其實陳三炮一直在想著花紅,花紅也不為所動。花紅來到了沈家酒莊,說起來自己父親當年和沈家的舊事,並且提出自己要兩份的工錢,隨後開耙。田家的工人來到了田家酒坊裡面要工錢,田樹才拿不出來,夥計們於是把所有釀酒的工具都給拿走了,這些其實都是沈萬順給指使的,並且他把這些東西都給買了下來。沈家門問起來父親怎麼這麼開心,沈萬順和兒子說起來自己對田家做的事情,結果這些剛好被過路的花紅給聽到了。花紅從門外走了進來,裝作什麼都沒有聽到的樣子,告訴沈萬順這一批的酒都是上等的好酒。花紅因為有心事,路過了田家,正好遇到了出門的田樹根。田樹根追了上去,但是花紅卻不願意和田樹根講話。田明媚因為擔心自己家裡的酒坊被賣掉,於是找到了沈家門和沈父去借錢,沈家門很喜歡田明媚,於是也幫著田明媚講話,但是沈萬順卻不願意借錢給田明媚。田明媚實在是沒有辦法,和母親商量把沈家酒坊賣給沈萬順。田樹根為了能夠拿到錢,也願意把酒坊給賣掉。花紅聽到了這些話語以後,表面上不動聲色,而這個時候田樹才也已經趕到了,把就要簽好的協議給撕掉了,田樹根勃然大怒,和田樹才大吵一架。田樹才為了能夠讓花紅回去幫自己,自己跪在了花紅的面前負荊請罪,花紅提出要自己回去必須得拉著八抬大轎把自己接回去。沈萬順為了阻攔田家,自己也帶著八抬大轎來到了花家,並且還要給花紅加工錢。花紅最終還是選擇了坐上田家的轎子。
第8集
花紅坐著轎子來到了田家,田夫人帶著所有的人都站在門外面迎接花紅,並且要田樹根向花紅道歉。花紅告訴大家自己回來了,這個時候田夫人把田家所有的要是都交給了花紅,告訴花紅從此花紅就是田家的掌櫃了,所有人都要聽花紅的。花紅祭拜了酒神娘娘,田夫人表示還要祭井,這是田家祖傳的規矩,隨後花紅祭拜了井神。花父從大牛口中知道女兒一定要等著自己到場才開耙以後,頓時開心的病情都好轉了幾分,要大牛背著自己去看開耙。花父到場以後,花紅才開始開耙。花父激動萬分,看著自己的女兒開耙的場面。在開耙聲中,花父去世了。雖然不是花父的親女兒,但是花紅還是許諾花父自己一定每年好好祭拜父親。花紅帶著一壇酒來到了秀蓮的店鋪裡面,要找馬龍,並且當著馬龍的面摔掉了當初的那一壇酒。馬龍追出去想要對花紅解釋,但是卻被秀蓮給攔住了,要馬龍不能忘記自己的任務和身份。花紅祭拜花父,結果因為傷心過度昏倒了過去。田樹才出門去給花紅抓藥,結果在街上卻遇到了陳三炮。田樹才當即跟蹤了上去,看到陳三炮進入了一家賭坊裡面。陳三炮這是帶著自己的手下出門賭博來了。田樹才當即匆匆忙忙的來到了沈家門的家中,告訴沈家門陳三炮進城了,要沈家門快點去抓陳三炮。田樹才匆忙回到了家中,告訴了田明媚這件事情,得知沈家門要去賭坊抓人。花紅也聽說了這個消息,當即匆忙的來到了賭坊裡面,號稱是要來找自己的丈夫田樹根,實際上卻故意是來給陳三炮通風報信。陳三炮也聽到了花紅的聲音,而這個時候沈家門也帶著手下來賭坊抓人了,花紅故意製造混亂,放走了陳三炮。
第9集
花紅開始掌控田家酒莊,田家酒莊的生意也越來越好。這一天花紅來到了馬龍的賣酒的鋪子裡面,告訴馬龍希望馬龍能夠幫自己忙,因為田家酒莊的人手不夠,所以希望馬龍能夠幫助自己銷售田記花雕,馬龍當即就同意了。花紅說完這些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其實是在幫助馬龍,因為田記酒莊很有名頭,所以很多人都在爭搶著這個代理銷售的工作。半夜的時候老三帶上了聘禮來到了田家,要把花紅給迎娶過去,花紅當即把聘禮全部給丟在了地上,自己是絕對不會和陳三炮在一起的。田明媚一直覺得當天在賭坊的事情可能是花紅在通風報信,結果被花紅給說的不敢作聲。秀蓮告訴馬龍,自己現在需要槽燒用來處理傷口,但是現在槽燒完全不夠,還有很多傷患的傷口沒有得到治療。半夜的時候天上下了大雨,馬龍來到了田家找花紅要槽燒。田家的下人奉命給花紅去送栗子糕,結果剛好撞見馬龍進門的一幕。馬龍在花紅的勸說之下拖下來衣服架在火上烤,花紅也答應了給馬龍槽燒。雖然馬龍想要解釋自己對於花紅並沒有負心,但是卻始終礙於自己的身份不能夠表明,只能夠努力的解釋。兩個人因此發生了爭執,相擁在了一起。就在這個時候田家的下人回去報信,田夫人帶著很多人來到了酒坊裡面撞見了這一幕,田明媚當即讓人把花紅和馬龍都給捆起來了,並且請來了九太爺,告訴九太爺花紅偷人。馬龍連忙解釋自己是來借槽燒的,但卻不能夠說出來是哪個客戶要買槽燒,慌亂之下九太爺認為要處罰這兩個人,把馬龍給關押了三天,把花紅給綁起來示眾遊街。田樹才聽到以後,攔住了被遊街的嫂子,表示自己相信花紅是清白的。
第10集
花紅從別人的手中接過了大鑼,告訴大家,自己絕對沒有偷人,並且解釋清楚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圍觀的眾人紛紛表示相信花紅的為人,一旁的田樹才聽的非常尷尬。這個時候沈家門也來到了,花紅憤憤的怒斥了田樹才一番離開了。田樹才開始懷疑當天是否真的是花紅報信,所以才讓陳三炮給逃走了。田樹才和沈家門商量,告訴沈家門只要能夠把陳三炮給抓起來,如果沈家門能夠真的抓到陳三炮,自己就把自己的妹妹田明媚嫁給沈家門。沈家門一直都喜歡田明媚,當即一口答應幫這個忙。沈家門當即找到了田家,和田夫人商量起來如何設計抓起來陳三炮。沈家門提出來一個計畫,用花紅當做誘餌,表示要把花紅沉譚,這樣子陳三炮一定不會坐視不管的。沈家門表示無論如何消息要控制起來,就連花紅都不能夠告訴。沈萬順是不同意沈家門和陳三炮為敵的,但是為了田明媚沈家門已經下定了決心。半夜的時候田樹才帶著花紅要去祠堂,結果被田樹根看到了,田樹根當即一定要救下來花紅,結果被田樹才給打暈了。田樹才告訴花紅,自己是設計誘出來陳三炮,花紅又急又氣,告訴田樹才陳三炮是不會來的。沈萬順找到了沈家門的手下,要他找機會殺死花紅。半夜大牛找到了秀蓮門上,告訴秀蓮花紅就要被沉譚了。得知這個消息以後,秀蓮非常著急的開始營救。而與此同時,山寨中的陳三炮也已經得知花紅即將被沉譚的消息,陳三炮想要下山去看看,但是陳三炮的手下紛紛阻攔陳三炮下山,但是陳三炮去意已決,帶著小五子兩個人下山。沉譚當天,幾方人馬都趕到了現場,展開了激烈交火。
第11集
田樹才發現陳三炮已經出現了,雙方展開了激烈交火,劉二狗按照當初沈萬順告訴自己的,開槍打中了花紅,田樹才發現花紅受傷以後頓時勃然大怒,撲上去怒斥劉二狗這是在做什麼。在一片混戰之中,為了救下來花紅,陳三炮重傷。陳三炮帶著花紅回到了山寨,老三匆忙的要大夫去治療陳三炮。但是賽華佗卻因為醉酒 以後,摸脈認為大當家的已經沒救了,告訴了山寨的其他人。花紅很是著急,上前查看了陳三炮的情況,告訴大夫去找艾蒿。這個時候馬龍也因為受傷被何秀蓮給救了回去,大夫告訴秀蓮馬龍沒有生命危險。經過了花紅的治療,陳三炮的傷勢 有所好轉。但是這個時候鐵算盤和二當家卻在背地裡想著怎麼謀奪山寨大當家的位置。花紅告訴小五子帶著人去門外面保護大當家。二當家的雖然不願意出手,不想自己落下來壞名聲,但是其他人卻逼著二當家的下手殺死陳三炮。三當家香雪海知道兩個人的算盤,帶著其他忠心耿耿的弟兄在大當家的房門外面,就在這個時候經過了花紅的治療,陳三炮終於好轉了過來。醒來以後,陳三炮一睜眼就尋找花紅的存在,得知花紅沒死以後,陳三炮如釋重負。花紅回想自己被沉譚之前的經過,明白了這一系列都是田樹才和沈家門設計要殺死陳三炮的陷阱。馬龍重傷,何秀蓮一直不吃不喝的照顧著馬龍,但是馬龍睡夢之中喃喃自語的卻是花紅的名字。三當家香雪海想到陳三炮醒來以後就要花紅做自己的壓寨夫人,心中憤恨不已。陳三炮要留下來花紅,花紅卻不願意留在山寨上,自己一個人跑回了田家。花紅一直很擔心馬龍是不是受傷了,無奈陳三炮也只能送花紅離開。
第12集
田樹才憤怒的找到了沈家門,質問對方為什麼不信守承諾,要害死花紅。沈家門一開始莫名其妙覺得很憤怒,聽完了田樹才說的才知道原來劉二狗竟然對著花紅開槍了。莫名被冤枉的沈家門當即叫進來了劉二狗,詢問對方當天沉譚時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劉二狗在沈家門的威脅之下招認了是沈老爺的意思,沈老爺下命令讓劉二狗趁機殺死花紅,沈家門憤怒的讓人把劉二狗帶了出去。田樹才要去告狀,認為沈老爺這是草菅人命,但是沈家門卻用花紅的性命來威脅田樹才,田樹才無可奈何只能夠放棄。花紅找到了秀蓮,對秀蓮內疚不已。得知馬龍還活著以後,花紅大喜過望。田樹才回到家裡以後,田樹根正在大吵大鬧,認為花紅為自己家裡做了這麼多事情,但是田樹才和田夫人卻還這麼著對花紅。田夫人這個時候也已經重病在身,擔心自己死後這兄妹三個人怎麼辦。田樹才跪在了田夫人的床前,要田夫人答應自己迎娶花紅。原來田樹才一直喜歡著花紅,認為反正大哥和花紅是有名無實,乾脆就讓花紅跟了自己吧。田夫人氣的痛哭錘床,昏迷了過去。花紅帶著大洋來到了當鋪裡面,把當初田樹才當掉的田夫人玉鐲子給贖了回來。陳三炮秋後算帳,帶著手下來到了田家,痛打了田樹才一頓。陳三炮逼問田樹才花紅現在在哪裡,而就在這個時候花紅帶著小五子從門外走了進來。田樹才撲上去對著花紅痛哭失聲,對花紅連連道歉,但是花紅不為所動,把自己贖回來的玉鐲子給交了回來。田樹才表示自己從來沒有想過要害花紅和馬龍,陳三炮卻覺得這種畜生不如殺了乾淨。在花紅的懇請之下,陳三炮抓著田樹才進了祠堂,把田父的靈位丟在了地上,並且當著田樹才的面在靈位上面撒尿,田樹才咬牙切齒。花紅被沈家門用通匪的罪名通緝,無奈之下花紅只能夠躲藏起來。
第13集
花紅走投無路,只能來到了陳三炮的山寨裡面。陳三炮分外高興,但是三當家卻覺得不開心。陳三炮為了歡迎花紅舉辦了盛大的宴會,花紅也決定就此留在山上,卻不願意和陳三炮成為夫妻。陳三炮多次向花紅提出來要花紅做自己壓寨夫人的要求,但是卻始終被花紅拒絕。花紅告訴陳三炮,其實三當家香雪海一直喜歡著陳三炮。陳三炮想起來當初自己從張財主的家裡救出來了被搶去的香雪海,香雪海懇求陳三炮帶走自己,從此成了山寨的三當家。陳三炮要花紅以後如果香雪海做過什麼對不起花紅的事情,花紅要原諒她,因為自己一直把花紅當自己受盡苦難的小妹妹看待的。花紅釀的酒在國外獲得了大獎,沈萬順敲鑼打鼓的帶著人送獎盃到田家,其實這是故意來羞辱田家人,因為獲獎的酒是花紅釀出來的,田夫人分外後悔。當初因為受傷的原因,田夫人的身體已經一天不如一天了。田夫人體內的子彈始終沒有取出來,因為沒有消炎的藥物。田樹根找到了沈家,要和沈萬順賭一個大的。田樹根表示如果自己贏了,就要沈萬順借錢給自己治療母親,如果自己輸了,甜水井的另外一半使用權和沈家老宅自己都輸給沈萬順。與此同時,田樹才帶著西洋大夫給田夫人進行了手術,田樹根在和沈萬順進行著賭博。西洋大夫走出來以後,告訴田樹才田夫人沒有扛過手術,不治身亡。而就在這個時候,田樹根一直在求過世的父親保佑自己能夠贏了這一把,但是沈萬順的人卻在賭博的時候做了手腳,田樹根直接就賭輸了,不光甜水井和酒坊,就連自己家裡的房子都被輸掉了。賭輸了的田樹根從門外被下人背著回來,聽到母親死亡的消息以後大哭不已,奔跑來到了母親的床前,但是田夫人卻已經離世了,再也不會看這個不孝的兒子一眼。
第14集
夫人去世的消息以後,沈萬順反而沒有開心的表情,自己一個人喝酒悶悶不樂的樣子,似哭似笑。田樹根在母親的靈堂裡面痛哭不已,想到自己輸掉了所有的東西,田樹根做出來一個決定,自己來到了甜水井旁邊,打算投井自盡,這樣子即使沈萬順得到了甜水井也不可能用了。田樹才看到大哥這個樣子連忙奔跑出來阻攔,但是田樹根卻覺得自己對不住田家,囑託田樹才好好的照顧花紅,隨後一個人跳井自盡,田樹才根本來不及阻攔。花紅在山寨裡面也不忘記釀酒的事情,和山寨裡面的人在一起釀酒。無意中從山寨眾人的口中得知了最近田家的消息,田夫人去世,田樹根也投井自盡了。聽到這裡花紅坐不住了,當即要下山回去看看。小五子不放心於是一直跟著花紅。陳三炮找到了花紅,陳三炮能夠理解花紅的心情,但是二當家的卻不願意放花紅離開,認為花紅已經知道了山上的所有暗道,如果放她離開山寨的安全就不能得到保證了。按照山寨的規矩,如果要強行下山,那麼必須被裝在木桶裡面,被滾下山崖。歷來山寨裡面要下山的人,滾過山崖以後非死即傷,但是花紅下定了決心,一定要下山。陳三炮看到花紅這麼下定決心的樣子,自己提出要替花紅滾山崖,但是卻被花紅給拒絕了。花紅收拾了自己的行李,還委託陳三炮照顧小五子。陳三炮心中悲痛,把自己身上的玉觀音送給了花紅,這是他小時候母親給他從寺廟裡面求來的。花紅本不願意收下,但是陳三炮很是堅持花紅也只能夠收下來。半夜的時候花紅自己一個人在山寨眾人的圍觀之下被封進了木桶,當眾被滾下了山崖。陳三炮追出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木桶已經滾落了山崖。陳三炮大怒之下要追出去,但是卻被攔下來了。花紅滾落山崖一身是傷,但是卻沒有死。
第15集
大牛和二胖從山下拉東西路過,結果正好遇到了滾落下山的花紅。陳三炮從山寨上面墜了下來,花紅已經離開了,怎麼都找不到花紅的下落。陳三炮決定搜遍山崖,生要見人死要見屍。花紅一身是傷,但是還是堅持要先去田家,然後再進行治療。這個時候田明媚和田樹才也都覺得活不下去了,兩個人決定一起上吊自殺,花紅走進來的時候剛好看到這一幕。在花紅的勸說下,田明媚和田樹才這才打消了這個念頭。田明媚覺得自己一家人都對不住花紅,並且把母親生前要自己轉交的玉鐲子交給了花紅。花紅捧著田樹根的靈位來到了沈家,表示自己要代替死去的田樹根和沈萬順再賭一把。如果花紅贏了的話,只是為了出這一口氣,如果輸了的話,花紅就要留在沈家做一輩子的釀酒師傅。花紅和沈萬順約定,兩個人都不許講話,然後兩個人賭大小。結果這一次花紅告訴沈萬順是死去的田樹根告訴自己的,花紅押大,結果贏得了賭局。沈萬順心裡不痛快,要兒子把花紅給抓起來,但是沈家門卻不願意抓起來花紅,沈萬順氣得不行,要去告自己的兒子,好讓自己的兒子回家繼承祖業。田家人還是被趕出來了田家老宅,收拾行李打算離開,這個時候沈家門出現了,要幫助他們拉車,田明媚和田樹才都覺得氣不過,花紅卻能理解沈家門,認為他的父親是他父親,沈家門是沈家門。陳三炮帶著手下來到了山下打算找沈家門算帳,沒想到看到花紅還活著,陳三炮頓時大喜過望。馬龍終於返回,秀蓮看到馬龍傷好了很是開心。沈家門抓起來了花紅,認為花紅有通匪之罪,花紅被關押了起來。但是這其實是沈家門的一個計謀,打算再次用花紅處決的消息引出來陳三炮。沈萬順誤以為沈家門真的要殺死花紅,反而著急起來,認為花紅不能殺。
第16集
沈老爺來到了牢房裡面,和花紅說起來當年花紅父親和自己的恩怨情仇。當年沈萬順喜歡花紅的母親,結果花紅的母親卻選擇了花七斤,兩個人在一起了以後,沈老爺懷恨在心,勾結官府想辦法霸佔了花家的酒坊,沒想到最終花紅的母親還是不願意和沈萬順在一起。說到這裡沈老爺潸然淚下,花紅和沈老爺一起幹了一杯。沈老爺說起來自己兒子的事情,認為自己兒子和自己也都一樣缺德,結果兩個人竟然喝酒喝得很是投機。沈萬順再次說起來要花紅去自己酒莊做酒頭腦的事情,還是被花紅拒絕了。沈萬順喝得醉醺醺的,要花紅來自己酒莊,自己保證花紅不死。沈家門從牢門外面走了進來,表示花紅自己是一定會殺死的,聽到這裡醉醺醺的沈萬順痛哭流涕,覺得自己對不起花紅。沈家門讓手下帶走了沈萬順,說自己父親雖然經常坑人,但是卻不敢殺人。上次知道花紅沒死以後,興高采烈的唱了兩天戲。山寨的二當家拿出來了前大當家的血衣,表示大當家托夢給自己,要大家替他報仇。陳三炮表示這個仇自己一定會報的,二當家逼著陳三炮下山殺死沈家門。陳三炮提出,誰殺死了沈家門,以後就是山寨的四當家,賞他一千個大洋。馬龍和秀蓮上山送信,告訴陳三炮花紅就要被殺死了。陳三炮的手下起了疑心,懷疑起來馬龍和秀蓮的身份,結果被秀蓮巧言給欺騙了過去。陳三炮和馬龍聊得很是投機,還要馬龍留下來在山寨上效力。為了救出來自己的大嫂,田樹才勸自己的妹妹嫁給沈家門,田明媚雖然難過但是還是答應了。田明媚找到了沈家門,要沈家門放了花紅,自己就嫁給沈家門,沈家門很是開心的一口同意了。
第17集
沈家門回到家裡以後,告訴沈萬順自己要迎娶田明媚。但是沈家門其實已經有了妻子了,田明媚嫁入沈家只能做一個姨太太。三當家的找到了陳三炮,表示要去一起去,結果陳三炮下定了決心,認為此行兇險萬分,自己一個人去就可以了,結果被三當家的派人給按了起來,關進了房中。三當家的隨後下命令把馬龍和秀蓮給趕下了山,馬龍無可奈何。沈家門一直設計在等著陳三炮的到來,半夜的時候忽然有個黑衣蒙面人帶著槍闖入了牢中,要帶走花紅,結果落入了陷阱。劉二狗開始懷疑馬龍的身份,馬龍堅持聲稱自己只是一個商人而已,花紅是自己深愛的女人,自己要救走花紅。馬龍因為身手了得,身上又帶著槍,這讓劉二狗心中忌憚,關押了起來。秀蓮早晨起來,發現馬龍不見了,鋪蓋下面的槍也不見了,當即大驚失色,找到了沈家門要人。沈家門卻裝作糊塗,表示自己不知道馬龍在哪裡。田明媚找到了沈家門,要沈家門放人,花紅被從牢中放了出來。田明媚回到了家中和哥哥談話,兄妹兩個打定了主意要報仇,認為要先行忍耐,忍耐過後才能夠報仇。花紅回到了家中,田明媚假裝若無其事的樣子,心中卻很是哀傷痛苦。第二天田明媚自己一個人穿著嫁衣帶著一個小包裹來到了沈家門前,被後來知道了田明媚要嫁給沈家門的花紅追上來給阻止了。田明媚卻認為自己一定要嫁給沈家門,這樣子以後才有機會殺死陳三炮,為自己家報仇。沈萬順出門剛好看到了兩個人爭執,沈萬順讓手下關上了門,並且告訴花紅自己不要這樣子的兒媳婦。得知田明媚是為了自己才嫁人,花紅再次來到了牢門前,自己要進去。
第18集
田明媚一直在沈家門前不走,即使沈萬順把尿潑在門前也不願意離開,看到這一幕沈萬順也沒有辦法了。沈萬順堅持不肯開門,沒有辦法之下田明媚自己來到了牢裡,找到了自己的嫂子。兩個人打開了田明媚一直帶著的女兒紅。江南有風俗,女兒出嫁的時候會帶著自己當初出生時候埋藏下來的女兒紅。田明媚和花紅打開了心扉,花紅一直不明白為什麼田明媚不喜歡自己,田明媚表示自己從來沒有不喜歡過嫂子,自己只是嫉妒。自己一點用處都沒用,嫂子卻非常能幹。田明媚說起來自己的二哥,告訴花紅田樹才為了給自己家裡報仇,寧可把自己嫁給沈家門。花紅也痛苦萬分,不願意田明媚的一輩子就這麼被毀掉。但是田明媚卻已經下定了決心,認為沈家門是個有情有義的男人,就算以後不能報仇,自己也認了。聽到這裡花紅也沒有辦法了,帶著田明媚來到了沈家的門前叫門,沈萬順是不願意讓田明媚進沈家的,但是沈家門卻已經被吵醒了,看到田明媚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當即大喜過望,抱起來了田明媚進了沈家門。陳三炮得知沈家門迎娶了田家的小閨女,花紅已經被放走了以後,明白了沈家門這是設下來的圈套,心中當即起了疑心。二當家決定趁著這個成親的機會下山殺死沈家門,陳三炮卻持有反對意見,認為既然花紅的事情是個陷阱,這個說不定也是個陷阱。新婚之夜田明媚逼沈家門發誓一定要替自己殺死陳三炮,不然自己就算死了也不會讓沈家門碰自己一手指頭。沈家門答應了,兩個人圓房。即使是新婚之夜,沈家門也已經設好了陷阱,就等著陳三炮下山殺自己。與此同時,陳三炮在二當家的催促之下也帶好了人馬下山。
第19集
陳三炮帶著手下來到了沈家門外,果然進入了沈家門的陷阱裡面。花紅聽到了外面的動靜想要出去看個究竟,結果被田樹才阻攔了下來,要花紅無論如何都不要出去。沈萬順聽到了兒子的槍聲,憤憤的罵兒子不聽自己的話。花紅想要出去,被沈家的下人給阻攔了下來,說司令早就有吩咐,誰都不許出去。一片混戰之後陳三炮逃了出去,結果正好逃進了花紅所在的屋子。陳三炮一開始並不知道屋子裡面是誰,花紅卻先發現了是陳三炮。而就在這個時候田樹才喝的醉醺醺的來到了花紅的門外,告訴花紅自己有話要和花紅說。沈家門搜索了整個沈家,都沒有找到陳三炮的蹤跡。一行人馬很快的搜索進來了花紅的屋子,結果發現花紅已經睡了,隔著帳子和沈家門對答,沈家門照了一遍房間發現沒有人,這才退了出去。實際上陳三炮就躲藏在花紅的內側,沈家門被花紅給隱瞞了過去。第二天花紅要和田樹才一起離開,結果被沈家門給攔阻了下來。沈家的下人從花紅的床鋪上面發現了一枚子彈,當即決定把花紅給關押起來。田明媚大哭大鬧,結果被下人給強行帶走了。回頭沈家門解釋給田家的兄妹兩個聽,證據確鑿,確實是花紅藏起來了陳三炮,讓陳三炮給逃走了。花紅再次被關押了起來,並且將要在三天以後問斬。田樹才來到了牢中,對花紅表白,說要迎娶花紅,但是卻被花紅給拒絕了。田樹才和花紅說起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自己眼見得就要能為自己家裡的所有人報仇雪恨了,沒想到確是花紅放走了陳三炮。田樹才要花紅和自己離開,兩個人 一起去別處開一家酒坊,自己只要花紅陪著自己就好,結果被花紅痛駡一頓並拒絕了他。
第20集
陳三炮從山下得到消息,知道花紅再次因為自己被抓了起來,半夜裡偷偷一個人下山要去救花紅。二當家的已經下令要所有人不許離開,但是陳三炮還是自己一個人堅持要下山。田明媚問沈家門是否真的要殺死花紅,沈家門一開始故意不回答,隨後田明媚給花紅求情,沈家門一副很開心的樣子,認為田明媚果然是個好姑娘。花紅被押到了刑場上面,而這個時候陳三炮也已經混在了看熱鬧的人群裡面。周邊都是佈置好了的沈家門的手下,機槍都架了起來,就等著陳三炮的出現。三當家的已經發現了陳三炮不見,帶著弟兄們下山找到了陳三炮。陳三炮不願意為了自己讓弟兄們冒險,但是香雪海是絕對不會看著陳三炮冒險坐視不理的。就在要問斬的一瞬間田樹才出現了,給花紅送來了一碗酒,表示要送送花紅。花紅喝下了酒,和沈家門對話。就在要行刑的前刻,忽然有一顆子彈射了出來,阻攔住了行刑的人。花紅被一群身份神秘的黑衣人護送著離開,而陳三炮和沈家門也展開了激烈的混戰,頓時刑場上面一片槍聲。原來這一行人正是沈家門的手下,沈家門帶走了花紅,所謂的問斬其實就是為了引出來陳三炮的一個計畫。陳三炮主動提出來要和花紅交換,只要沈家門放走花紅,自己就投降。沈家門大喜過望,阻攔了手下開槍,沒想到這個時候田樹才開了一槍,但是沒有打中,沈家門氣憤的讓手下帶走了田樹才。陳三炮提出條件,要沈家門放走自己所有的手下,然後放走花紅。沈家門答應了這兩個條件,二當家和三當家帶著手下都離開了。花紅來到了獄中,結果發現馬龍和陳三炮都被關押在這裡。地下黨的上級找到了秀蓮,秀蓮明知道就是沈家門關起來了馬龍,可是馬龍就是不承認。
第21集
馬龍在獄中和陳三炮說起來日本人侵華的事情,陳三炮對於日本人很是仇視,認為來一個打一個。馬龍對於這點很是欽佩陳三炮,認為他是義匪,和飛天豹那些人不一樣。馬龍勸說陳三炮,暫時放下仇恨,一致對外抗日,陳三炮卻覺得沈家門是不會放過自己的。馬龍勸告陳三炮,如果要一起對付日本鬼子,即使是陳三炮和沈家門也可以在一起聯合起來對付日本人。陳三炮其實一直在懷疑著馬龍的身份,只是沒有證據。得知銅鑼寨的大當家陳三炮被抓了起來以後飛天豹很是高興,認為自己終於有了吞併銅鑼寨的機會了。飛天豹一直想要迎娶銅鑼寨的三當家香雪海,趁機提出要手下去送聘禮。沈家門來到了牢裡,提出一個要求,只要陳三炮能夠幫助自己把飛天豹給剿滅了,自己就放走陳三炮。但是因為不放心放走陳三炮,沈家門放走了馬龍,要馬龍替陳三炮辦這件事情。飛天豹的手下帶著人來到了銅鑼寨裡面 ,提出了 迎親的要求。香雪海自然是不同意的,飛天豹也已經下定了決心,只要香雪海不進門,自己就滅掉銅鑼寨的所有人。前方銅鑼寨和飛天豹的人馬發生了激烈交火,而就在這個時候花紅和馬龍喬裝打扮成一對吵架的小夫妻混進了銅鑼寨。馬龍帶著花紅開槍幫助銅鑼寨的人打走了飛天豹,飛天豹本人也中彈受傷。香雪海見到了花紅的面就打了花紅一個耳光,認為花紅就算是拿著自己大哥的槍也不算數,要二當家的關押起來了兩個人。二當家的其實一直也喜歡著香雪海,只是不敢表白。二當家的不願意自己下手,就想要等著沈家門殺死陳三炮,自己就順理成章成為大當家的了。
第22集
陳三炮被抓了起來,三當家要二當家一定要去救陳三炮,雖然二當家一直想要謀取大當家的地位,但是卻一直喜歡著香雪海。麻老六勸說二當家趕緊趁此機會自立為大當家,二當家就是不願意。香雪海把花紅給放了出來,從花紅和馬龍的口中得知了沈家門的計畫,要在十五天之內給滅掉飛天豹,這樣才能放出來陳三炮。花紅和馬龍開始商量如何進行這一次襲擊,得知原來飛天豹垂涎香雪海很久了,花紅頓時心生一計。馬龍帶著一箱子金條和一箱子機槍來到了飛天豹的山寨裡面,飛天豹頓時大喜過望,表示自己就等著香雪海上門自己迎親了。飛天豹還提出了一個要求,要送親的人全部不能帶槍,否則自己就殺了馬龍。花紅隨後佈置計畫,要香雪海的兩個手下一定 要按照計畫行事。香雪海半夜裡睡不著,起來和花紅說話。兩個人聊天,打開了心結。花紅命令賽華佗到山上去挖掘一種草藥,隨後讓人把這草都給烤幹了。香雪海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花紅卻自有計劃。原來這種藥草是蒙汗藥的主要成分,花紅準備好了這個藥草等著見機行事。香雪海的身上帶了斷腸毒藥,被花紅阻攔了下來,表示有什麼問題自己兩個人承擔。送親的隊伍很快就到了飛天豹的山頭,飛天豹要大家搜查了送親的隊伍,搜查到新娘子的馬車的時候被香雪海打了一個耳光,要人不准進來。其實在香雪海的馬車裡面藏了兩把槍,趁著亂子花紅把兩把槍送到了其他人的手中。當天晚上飛天豹設好了宴席大宴山寨眾人,等著晚上回去洞房。其實這個時候香雪海的弟兄們已經來到了山上,設計打昏了喂馬的小手下。花紅交給了香雪海幾根線香,告訴她這裡面有蒙汗藥的成分,點燃之前要多喝水。
第23集
新婚當夜,香雪海點燃了線香,而這個時候花紅在外面卻被飛天豹的手下給糾纏住了。洞房裡面香雪海和飛天豹你來我往,打鬥了起來,香雪海完全不是飛天豹的對手。就在這個時候背後忽然閃現了一個黑影,幫助花紅打走了飛天豹的手下。而就在這個時候,陳三炮忽然出現,幫助香雪海扛住了飛天豹的攻擊。原來神秘出現的黑衣人正是陳三炮。當天晚上發生了激烈的戰鬥,飛天豹的手下和銅鑼寨的人馬你來我往槍聲不斷,飛天豹也被人給抓了起來,陳三炮露面,表示自己還活著。飛天豹的人馬不是對手,只能夠舉手投降。飛天豹的手下劉黑子看不慣飛天豹的為人,當場反水,認陳三炮做大哥,一場戰鬥到現在才算結束。花紅看著地上的屍首,心中很是難過。香雪海追了出來,勸告她那些都是該死的人,要她不要難過。馬龍和花紅隨後和陳三炮告別,陳三炮雖然不捨得花紅,再次詢問花紅是否願意嫁給自己,但是花紅滿心想著的卻都是做好酒坊,完成自己父親的心願。田明媚在沈家生活的很是委屈,早晨起來要跪著給沈老爺敬茶,還要給沈家門的二老婆馮小寶敬茶。馮小寶卻把這些茶都給自己養的小狗給喝了,田明媚心中非常生氣,打了自己的丫鬟一個耳光。田明媚氣憤的找到了沈家門算帳,沈家門要田明媚不要和馮小寶一樣見識,自己心中田明媚才是最重要的。陳三炮下山找到了花紅,要向花紅訂兩百罎子酒。花紅明白對方這是想要幫助自己,卻不願意和陳三炮說話。陳三炮給花紅雕刻好了一個木梳,這是陳三炮精心製作了半個月做成的。陳三炮隨後把這把木梳送給了花紅,然而這一幕都被門外剛過來的田樹才給看到了。花紅離開以後,田樹才拿起來旁邊的木槌要打陳三炮,結果被花紅給返回拼命攔阻了先來,要陳三炮趕緊離開。當著沈家門的面,馮小寶故意為難田明媚。田樹才找到了沈家門,表示自己要當兵。
第24集
田樹才下定了決心要當兵,田明媚因為擔心追了上去詢問,田樹才要妹妹不要擔心自己。田樹才來到了花紅的門外,表示自己明天就要去當兵了,花紅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田樹才來到了自己父親的墳前跪拜,表示自己一定要殺死陳三炮,為父親報仇。吃飯的時候田明媚忽然作嘔,馮小寶覺得田明媚嬌氣,沈萬順卻開始懷疑是不是田明媚有喜了。沈家門頓時驚喜萬分,請來了大夫診斷以後,得知真的是田明媚懷孕了以後特別開心,欣喜若狂的在院子中轉來轉去。當著馮小寶的面沈萬順故意叮囑下人要小心田明媚的飲食,無論如何都要照顧好這一胎。半夜沈家門來到了馮小寶的房中,馮小寶故意撒嬌要沈家門給自己撥一個勤務兵,沈家門答應了。第二天沈家門帶著馮小寶來到了保安團裡面,結果馮小寶故意挑中了田樹才。田樹才被馮小寶支使來支使去,心中憤恨不已。田樹才看到了花紅頭上的梳篦,詢問對方這時從哪裡來的,花紅撒謊是從街上買來的,結果田樹才告訴花紅梳篦是白頭到老的意思,陳三炮這是想要和花紅白頭到老呢。田樹才越說越氣,從花紅的頭上拔下來梳子扔到了地上,梳篦斷成了兩半。花紅什麼都沒說,自己把梳子給撿了起來。田樹才和馮小寶去划船,結果馮小寶表白說自己喜歡田樹才很久了,隨後兩個人發生了關係。馮小寶要田樹才從花紅手裡面拿到掌家權,然後兩個人就可以遠走高飛了。大牛划船剛好從旁邊經過,撞見了這一幕。大牛回去告訴了花紅這個消息,花紅震驚異常。沈家門因為田明媚對自己抱怨,決定不讓田樹才做勤務兵了,要田樹才當一個小隊長。但是田樹才這個時候已經起了別樣的心思,打暈了劉二狗打算找到武器庫房的鑰匙。
第25集
田樹才告訴大家,這次沈家門離開去看戲其實是故意給自己打掩護,這次自己帶著大家一定要拿下陳三炮,隨後發給了大家武器。沈家門帶著田明媚來到了戲院看戲,與此同時田樹才的大隊伍已經來到了銅鑼寨的後山。劉二狗被手下給發現了,隨後劉二狗要石鎖拿著槍去打信號彈,因為田樹才已經帶著隊伍去銅鑼寨的方向去了。其實田樹才根本不是奉命前去銅鑼寨的,沈家門頓時大怒出門,查看情況,並且要手下一定要照顧好田明媚。田明媚當即要手下帶著自己前去辛浦,手下雖然不敢但是還是帶著田明媚回去了。陳三炮也被這幾發信號彈弄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花紅得知了田樹才帶著隊伍要來襲擊陳三炮的消息以後頓時大驚失色,騎馬來到了銅鑼寨,告訴了陳三炮這個消息。花紅這次前來其實並不是通風報信來的,而是要陳三炮放田樹才一條命。陳三炮表示自己是不會開槍的,但是槍炮無眼,如果田樹才活不下來,自己也沒辦法。沈家門對著劉二狗勃然大怒,認為田樹才這是害死了自己,也害慘了他。雙方展開了激烈交火,第二天一大早,花紅在山上發現了受了重傷的田樹才。花紅懇請銅鑼寨的大家放過田樹才,不惜下跪求情,並且用自己的性命威脅陳三炮,沒有辦法之下,陳三炮只能夠送走了田樹才。田樹才帶著隊伍回去,結果帶走的人馬傷亡慘重,死傷了一半多。沈家門要對田樹才軍法處置,而這個時候田明媚也在拼命趕回來的路上。馮小寶擔心田樹才被沈家門給打死了,在路上攔住了花紅,要花紅去求情,而這個時候田明媚還沒有回來。無奈之下,花紅只能夠來到了沈家,攔住了沈家門。而就在這個時候,田明媚終於趕回了沈家。
第26集
沈家門要一槍打死田樹才,而這個時候田明媚終於趕了回來。田明媚拉扯住了沈家門,並且用自己肚子裡面的孩子威脅沈家門,如果打死了自己的哥哥,自己也捅死肚子裡面的孩子。沈萬順大驚失色,無奈之下沈家門只能夠放過田樹才,但是心中憤怒難平,認為這樣對不起自己那些死去的兄弟。沈家門打了田樹才五十軍棍,並且要田樹才滾出保安團。田樹才一直沒有忘記自己家和陳三炮的仇恨,與此同時也一直和馮小寶有聯繫,馮小寶表示自己一開始只是為了報復沈家門和田明媚,但是現在自己已經真的愛上了田樹才,要田樹才帶著自己離開。田樹才卻對於馮小寶沒有什麼感情。花紅送酒離開碼頭,結果回到家裡正好撞見馮小寶從田樹才的門裡面出來的一幕。花紅呆立當場,田樹才卻不願意讓自己的嫂子知道這件事情,馮小寶卻不情願,當著花紅的面嚷出來自己和田樹才睡過了。馮小寶已經真的喜歡上了田樹才,但是辛浦鎮是沈家門的天下,除非離開這裡,否則兩個人的事情一旦被別人發現了,兩個人就只有死路一條。花紅勸告田樹才,如果真的喜歡馮小寶,那麼就今天晚上趕緊帶著馮小寶離開。田樹才卻不願意離開辛浦鎮。馮小寶哀求田樹才和自己離開,自己有的是錢,自己的錢足夠兩個人過上一輩子了。半夜的時候花紅給田樹才準備好了船和行李,但是田樹才卻說自己不喜歡馮小寶,不願意離開。來到了門外的馮小寶聽到這些淚流滿面,失望的離開了。田樹才答應自己的嫂子,從此以後和馮小寶一刀兩斷。日軍已經攻打到了前線,沈家門帶著保安團也必須開往前線,臨行之前帶著田明媚來到了花紅的家中,拜託花紅照顧田明媚和她肚子裡的孩子。田樹才卻拉住了沈家門,要沈家門殺死陳三炮,否則自己不會讓沈家門走的。田樹才不讓沈家門離開,無奈沈家門只能答應留給田樹才一個班,到時候如果土匪下山來滋事,田樹才就得保護起來田明媚和沈家的這一大批人。沈家門隨後帶著自己的一眾人馬離開了,沒想到看到辛浦鎮外面有很多的鄉親父老。沈家門隔著房門給自己的父親行了一個軍禮,隨後離開了。九太爺代表辛浦鎮的鄉親們給沈家門敬酒,隨後掌聲歡送沈家門離開了辛浦鎮。
第27集
田樹才不讓沈家門離開,無奈沈家門只能答應留給田樹才一個班,到時候如果土匪下山來滋事,田樹才就得保護起來田明媚和沈家的這一大批人。沈家門隨後帶著自己的一眾人馬離開了,沒想到看到辛浦鎮外面有很多的鄉親父老。沈家門隔著房門給自己的父親行了一個軍禮,隨後離開了。九太爺代表辛浦鎮的鄉親們給沈家門敬酒,隨後掌聲歡送沈家門離開了辛浦鎮。陳三炮也得知了沈家門離開辛浦鎮的消息,二當家的大喜過望,想要下山去找沈家的麻煩。陳三炮卻放話,表示沈家門這次是出門打鬼子的,自己在後面搗亂,這是陷自己於不義。二當家的堅持要去下山殺死沈家的所有人,陳三炮只能阻攔他們說可能沈家門設計了埋伏。花紅在鎮子外面避雨,結果剛好聽到了山寨中人的對話,得知他們要找沈家的麻煩。花紅當即飛奔回了辛浦鎮,要大家去祠堂躲避一下。沈老爺不願意離開自己的宅子,田樹才連忙安排大家都躲在祠堂裡面去。半夜的時候雙方展開了激烈交火,陳三炮發現二當家的帶著人馬下山了以後很是著急,帶著香雪海和一眾人馬也都來到了山下。一片混戰之中香雪海受了重傷,陳三炮連忙帶著香雪海騎馬離開,並且威脅田樹才不許追出來。田樹才一開始按照沈家門教給自己的計畫設下了埋伏,重傷了土匪人馬,自己卻一個人手都沒有傷亡,田樹才的手臂受了輕傷。第二天田樹才在家裡收拾昨天晚上殺死的土匪屍首,看到沒死的就補了幾槍。花紅看不下去,認為現在田樹才變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兩個人發生了爭執,花紅讓大牛和二胖埋葬了這些土匪的屍首。二當家的對於香雪海和陳三炮非常內疚,而這個時候馬龍帶著槍支彈藥來到了銅鑼寨,陳三炮頓時大喜過望。
第28集
馬龍帶著人馬和彈藥加入了銅鑼寨,陳三炮很是欣喜,設宴歡迎了馬龍一行人。花紅在路上看到了王五等地痞流氓在那裡調戲一個傻丫頭,當即出手阻攔了下來。這個小丫頭名字叫做靈兒,腦子有點不清楚,完全不知道自己家在哪裡,也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誰。無奈之下花紅只能夠帶著這個小丫頭回家,田樹才回到家裡以後看到小丫頭把房間搞得亂七八糟,還把自己父親的靈位抱在胸前。田樹才大驚失色連忙上前搶了回來,隨後要福伯給自己拿酒來。小丫頭其實是當地駐軍首領的女兒,聽到了這個消息以後靈兒父親當即帶著人馬來到了街道上找王五的麻煩,王五於是聲稱是花紅帶走的靈兒。靈兒父親找到了花紅門口,得知原來是王五一行人欺負的靈兒。靈兒父親對於花紅很是感激,告訴花紅以後要是有什麼麻煩儘管來找自己。花紅對於靈兒父親卻不怎麼感興趣很冷淡的樣子,告訴田樹才別覺得這些人現在威風,其實就是日本人的一條走狗,早晚會有麻煩。第二天田樹才買了好吃的去找靈兒,要靈兒帶著自己去找唐團長,也就是靈兒的父親。唐團長只有靈兒這個女兒,對於靈兒的終身大事一直憂心忡忡。田樹才主動提出可以娶靈兒,但是要唐團長答應自己一個條件,幫助自己殺死陳三炮。唐守成要田樹才入贅到自己家裡,陳三炮的事情自己早晚會處置的,要殺死他如同碾死一隻螞蟻。第二天唐守成的手下來到了田家門上下聘禮,花紅聽到以後大驚失色,拉過來田樹才詢問究竟。田樹才再次詢問花紅是否願意嫁給自己,但是卻被花紅給再次拒絕了。田樹才分外失望,出門迎接了迎親的隊伍,表示要去和靈兒成親。花紅又氣又急,但是田樹才決心已定。花紅覺得不能夠讓田樹才就這樣毀了自己的一生,這個時候田明媚也來到了田家的門前,但是已經誰都阻止不了田樹才,田樹才拜別了父母的靈位出門和唐靈兒成親。
第29集
田樹才手下士兵幾乎全軍覆沒,田樹才孤身回營,向來愛兵的沈家門要以違反軍紀之名槍斃田樹才。馮小寶大驚失色,情急之下找花紅幫忙,被花紅看出了端倪,終於對號入座明白了兩人之間的私情。此時田明媚趕回,為了阻止沈家門殺死田樹才,田明媚以打掉肚子裡的孩子相威脅,要沈家門放過田樹才,最終對田樹才從輕發落。田樹才被重責五十軍杖後逐出保安團,一往情深的馮小寶偷偷找到田樹才,田樹才竟在報復般的親熱後對馮小寶十分冷淡。二人吵鬧中,被趕來探望田樹才的花紅發現,花紅警告田樹才不要玩火,田樹才竟長跪不起流淚向花紅告白,我這一生愛的是你。窗外偷聽的馮小寶淚如雨下,恨上了花紅。花紅決定讓二人私奔,馮小寶欣喜萬分,回家收拾行囊,但田樹才根本沒有心思離開辛浦鎮,也不會和馮小寶遠走高飛。沈家門帶田明媚看戲,日軍終於打進了辛浦鎮,沈家門受命去往前線,沈家門帶明媚回門,找到花紅,執意要結為兄弟,花紅應允。又放心不下家中老小,決定找回田樹才,給田樹才一支隊伍,保護沈家上下,田樹才欣然答應。沈家門帶領自己的保安團上前線打鬼子,在家叩別父親沈萬順,沈萬順擔心沈家門安全,但兒子心系國家,只得心中默默祈求家門可以安全回家。沈家門的部隊出發了,辛浦鎮全鎮出動為部隊送行,沈家門感動鄉親們的行動,發誓在戰場上奮勇殺敵。
第30集
鐵算盤認為保安團既已撤走,可以趁機殺盡沈家老小為原寨主鐵笊籬報仇,但被陳三炮拒絕,稱不能趁人之危傷及無辜。鐵算盤決定偷偷行動,麻老六帶人下山欲到沈家埋伏,被路過的花紅聽到他們的計畫,花紅連夜趕到沈家欲帶走沈家老小,但沈萬順只擔心孫子的安全,讓花紅帶走了明媚,自己和馮小寶等人躲進了地道。田樹才認為這是一個報復銅鑼山的好機會,連忙命人布好埋伏。鐵算盤帶著數名心腹趁夜攻入沈家,卻中了田樹才的埋伏,險些喪命,陳三炮帶人拼死救出了鐵算盤。鐵算盤愧疚磕頭致謝,陳三炮卻讓他不要謝自己,要是覺得心裡有愧就多去幾趟慘死的弟兄墳前。馬龍和何秀蓮領命加快收編陳三炮的隊伍,上山投靠陳三炮,陳三炮大喜,決定任命馬龍為四當家,眾兄弟歡迎。鐵算盤和麻老六心中不滿,認為陳三炮沒有把他這個二當家放在眼裡。三年一度的酒仙會來臨,花紅代表田記酒坊參賽,花紅信心滿滿,最終不負眾望奪得魁主。而花紅搬出的油彩堆塑花紅罎子,也讓眾人驚豔。按慣例酒仙會魁主要向八位長輩敬酒,正在敬酒時,一聲槍響,戲臺上的燈籠掉下來,所有人都一哄而散。日軍這時進入辛浦鎮,而帶隊的是酒井一郎,酒井看到原來是酒仙會,要去品一下花紅釀的酒,而花紅敬酒故意將失手跌落。唐守成要殺,花紅無所懼怕反打動了酒井。酒井下馬上臺,用手指蘸酒,片刻後激動得難以名狀。說,中國酒,真好。酒井一郎記下花紅的名字。命日本兵搬走了那只空的花紅酒罈。
第31集
日軍同時進入裡鋪鎮,將裡鋪鎮屠村,苦瓜的全家老小都被日本人給殺死了,怒火中燒的苦瓜欲單槍匹馬的找日本人報仇,被何秀蓮勸阻鐵算盤和麻老六懷疑何秀蓮共產黨的身份,陳三炮也開始懷疑馬龍、何秀蓮身份,何秀蓮索性挑明身份,陳三炮反倒心裡踏實了。何秀蓮在土匪中開展宣傳工作,鼓動眾匪抗日。眾匪建議,只要大當家陳三炮帶頭,他們可以投奔新四軍打日本。鐵算盤駁斥胡鬧,稱新四軍是赤匪,窮得都穿不上褲子,他們能勝利才怪!陳三炮讓苦瓜帶人先把家人的後事料理完畢,之後回歸銅鑼山,一起殺鬼子。日軍佔領辛浦鎮,汪偽軍唐守成旅同時進駐辛浦鎮,傻女唐大姑走失被幾名老光棍調戲,胸前掛一棵大白菜,唱大白菜,大又大……花紅救下傻姑帶回破廟。唐大姑摘下牆上田老爺和太太的遺像掛在胸前玩耍,被田樹才灌酒懲罰,唐大姑卻說好玩誤以為田樹才對她友好。晚上,田樹才穿戴一新,備酒,向花紅示愛。稱兄已死,向來弟可續嫂為妻。花紅斷然拒絕,田樹才大醉,抱著花紅罎子入睡。唐守成帶兵來接傻姑,以為傻姑被人欺侮,帶兵團團圍住破廟。槍支對準了田樹才和花紅,傻姑卻傻睡不醒,無法為花紅田樹才證明。緊要關頭傻姑終於醒來,嘟囔地用簡單的幾個字表示著自己的意思。唐守成瞪著眼向田樹才和花紅一步步逼近,一把推開眾兵槍口,原來唐守成已明白對方是恩人。田樹才因遭花紅拒絕,又豔羨唐守成軍權,假意地又送醒酒湯又是呵護備至,唐守成疼愛傻女兒想要傻姑後半生終身有靠,竟然將傻姑許配田樹才,但前提是田樹才入贅,田樹才欣然同意。但田樹才始終心中只有花紅一個人,心中痛苦萬分。
第32集
唐守成安排表弟陳結巴帶軍樂隊來到田氏祠堂向田家提親,並開始奏樂。花紅阻攔軍樂隊奏樂,堅決不同意,以長嫂如母,以及自己是田記酒坊掌櫃為由不許田樹才娶傻姑。田樹才以命相抗,一刀劃向手心,說不管娶了誰,心中都只有花紅。田明媚趕來,竟支持田樹才娶傻姑,兄妹心中都已被復仇的火焰填滿。田樹才與傻姑成親敷衍,傻姑卻高興地事事呵護著田樹才,令眾人啼笑皆非。田樹才新婚之夜,花紅鬱鬱寡歡。田樹才將進洞房,唐守成叫住他吩咐三件事,一是笨女兒是他當爹的命;二是只要田樹才對傻姑好,以後自己這麼多年喝兵血、刮地皮弄來的錢都是田樹才的;三是為了保證田樹才的生命安全,唐守成不會給田樹才軍權。如果確實想要軍權,必須得是那塊料,得從當兵的幹起。田樹才懵了,想在汪偽軍中很快掌握兵權的如意算盤落空,異常失落。馮小寶找田樹才敘舊情,田樹才因有攀附唐守成想法,總怕唐守成發覺自己和馮小寶的私情,而對馮小寶態度漠然。馮小寶找花紅哭訴,心知田樹才不愛馮小寶的花紅認為二人來往確實不妥,馮小寶反而認為是花紅看上田樹才。馮小寶和花紅的對話正好被前來找花紅的沈萬順聽到,沈萬順極為生氣,轉身離開。但是花紅決定幫助二人一把,把馮小寶的話帶給田樹才。田樹才苦於被唐守成牢牢看住,不能赴約與馮小寶說清楚。
第33集
酒井一郎對花紅釀的酒耿耿於懷,來到田氏祠堂問花紅釀酒的秘方,花紅卻說花雕酒沒有秘方,唐守成大怒,認為花紅對皇軍不敬,欲教訓花紅,卻被酒井攔下。花紅趁機找到田樹才,將馮小寶晚上與田樹才相約私奔的事告訴田樹才,田樹才反讓花紅轉告馮小寶好自為之,自己不會與她走,花紅無奈只得現去找馮小寶。馮小寶與田樹才偷情事敗,沈萬順早已派人在約會地點等待馮小寶,馮小寶被狼狽的帶回沈家。沈萬順派親信僕人給沈家門送信,要求沈家門回家處置此事。沈萬順氣得發抖,罵馮小寶敗壞沈家門風,罵沈家門給沈家列祖列宗丟人,欲代替沈家門休了馮小寶,並逼迫她說出偷情的男人,馮小寶為了保全田樹才,寧願一頭撞死,也沒有把田樹才說出來。最終馮小寶慘死,沈萬順心軟,竟答應把馮小寶埋進沈家的祖墳。第二天田樹才帶兵來到沈家,要找沈萬順報仇,並開口承認馮小寶是自己的女人,沈萬順害死了自己的女人,要沈萬順一命抵一命。這時,沈家門從前線寄來的書信送到了田樹才的手上,沈家門深知自己愛上田明媚忽略了馮小寶,既然馮小寶愛上田樹才,讓父親等人不要為難小寶,小寶可以自行改嫁,但為時已晚,人已經死了。新四軍政委決定約見陳三炮聯合抗日,馬龍聯繫陳三炮。陳三炮與山上土匪頭目商議,鐵算盤和軍師麻老六卻強烈反對,認為跟著要啥沒啥的新四軍混不合算,而陳三炮決定相見。
第34集
陳三炮如約去見新四軍政委,抱拳稱政委為大當家的。政委和陳三炮談判順利,決定要先搶劫日軍的軍火庫,但是需要花紅幫忙,花紅只想一心釀酒,直言拒絕。何秀蓮找花紅談心,花紅最終答應幫忙。花紅借給日軍送酒送肉犒勞日軍的藉口,將日軍軍官灌醉,並殺死,搶劫了軍火後,利用酒車掩護返回。但陳三炮在槍戰中不幸受傷,花紅將陳三炮帶回了田氏祠堂修養,賽華佗幾次想要把子彈取出來,卻未成功,陳三炮拿過刀自己用力挖出子彈也疼暈了過去。酒井一郎家中是開清酒作坊的,對花紅的釀酒工藝和酒罈子製作工藝非常感興趣,以相互砌磋為名邀請花紅前往日軍駐地授藝,卻被花紅告知全憑冬練三九夏練三伏,要想學成需十年,拒絕見面,酒井反而不惱。唐守成為討好酒井一郎,竟升任田樹才為排長,但必須帶兵抓來花紅,軟禁威逼花紅交出秘方。唐守成親自審問花紅,花紅稱從無釀酒秘方。酒井得知唐守成擅自抓走了花紅,極為生氣,大罵了唐守成,並在牢房門口親自端酒謝罪,請求花紅原諒。
第35集
受傷的陳三炮在鎮上修養了今天,要回山上,但由於鎮口被日軍重重把守,根本出不去,賽華佗利用一種草藥,將陳三炮等人裝在棺材裡,當作生了麻風病而去世的鄉親送出了辛浦鎮。酒井敬佩花紅的釀酒技藝,請花紅喝日本清酒,兩人談論酒道,氣氛倒也平和。徐掌櫃是鎮上新任命的維持會會長,酒井軟禁了徐掌櫃兒子,要求徐掌櫃在短時間內湊購大批糧食做軍糧,徐掌櫃表示無能威力,但保兒子姓名,希望酒井可以讓自己將兒子接回家看病,酒井不同意。無奈之下,徐掌櫃向花紅求救,花紅被迫接下維持會長的任命,在辛浦鎮征糧。但辛浦鎮以釀酒為生,家家戶戶以糧為命,交了糧,無法釀酒,生活也就無法繼續,所以家家戶戶都很為難,田明媚看出公公心情不好,問清楚緣由,決定幫公公向嫂子求情。麻老六趁機下山找情人小紅,被田樹才抓個正著,妓院的媽媽起初擔心麻老六土匪的身份不肯相告,但迫于田樹才的槍和軍隊,只能和盤托出。
第36集
田樹才將正在風流快活的麻老六堵個正著,並以她的情人小紅為要脅,帶走麻老六,麻老六剛剛得知小紅壞了自己的孩子,擔心小紅,只得任憑田樹才處置。唐守成和田樹才以小紅相要脅,要麻老六回去規勸陳三炮頭銜了,麻老六只得乖乖答應。田樹才為了依靠日軍的力量,討好日本人,請日本人木村等來田氏祠堂喝酒,花紅任然在為日軍征糧,眾人眾說紛紜。一個展櫃的派人用麻袋套住了花紅,並罵花紅是走狗,替日本人辦事,將花紅狠狠的毒打了一頓,牛得知後回田氏祠堂給田樹才報信,田樹才匆匆趕出去找花紅。正巧這是田明媚帶著丫鬟桃紅來祠堂找花紅問征糧的事情,看到幾個日本人在祠堂喝酒,便質問這幾人是誰。喝多了的木村等人獸性大發,強姦了明媚和桃紅。不堪受辱的桃紅跳井自殺,田明媚也欲割腕自殺,被趕來的花紅和田樹才救下,但是腹中的孩子沒有保住,沈萬順和田明媚心痛不已。田樹才痛恨自己的所作所為,在房間裡割下了自己的一節手指,以讓自己記住這個沉痛的事實與教訓。花紅留下來照顧明媚身體,沈萬順含淚給沈家門寫家書,告訴沈家門事情,並囑咐沈家門在戰場上保護自己,一定要多殺日本人,為孫子報仇。
第37集
戰場上戰火紛飛,沈家門正帶領所剩不多的弟兄們奮勇殺敵,家書來到,沈家門得知家中明媚的慘遇,召集所有兄弟,發誓與日本人不共戴天。沈家門安排兄弟們悄悄撤退,自己也悄悄回到了辛浦鎮。看到父親一夜之間蒼老了許多,家門心中痛苦萬分。明媚更是憔悴的不行,家門心中心痛不已,但任然要強顏安慰明媚。沈家門找到花紅,再次將全家老小託付給花紅,並希望花紅可以帶著父親和明媚到銅鑼山找陳三炮安身,花紅含淚答應。陳三炮等人欲下山,碰到麻老六正好上山,陳三炮詢問麻老六受傷的腿,麻老六藉口說自己在怡紅院為一個妓女與別人打起來。麻老六回到山上鼓動鐵算盤叛離銅鑼山,鐵算盤經不住勸說,稍有心動。沈家門安排好一家老小後,隻身帶著兩支槍來到鎮上,鎮上到處都是日本人,沈家門見一個殺一個,連續打死了好幾個日本人。沈家門昔日的部下劉二狗找到沈家門與家門一起舉槍殺敵,但是畢竟寡不敵眾,沈家門最終被亂槍打死在鬧市。目睹這一切的花紅悲痛欲絕,被陳三炮緊緊抱在懷裡,陳三炮亦被沈家門的大義舉動所感動。沈家門的屍體被掛在樹林裡,花紅、陳三炮等人連夜帶人將沈家門的屍體帶回了銅鑼山。田樹才亦被沈家門的壯舉觸動,他來到馮小寶的墳前,自言自語,說馮小寶不該愛上自己這個混蛋了,應該繼續愛沈家門這個頂天立地的漢子。
第38集
麻老六鼓動鐵算盤趁著陳三炮不在山上,是奪取大當家位置的絕好時機。他命人迷暈了香雪海,囚禁了馬龍和香雪海,擅自鼓動大家歸順鐵算盤,苦瓜等眾人不從,但劉黑子使了一計,勸說大家都挺鐵算盤的話,借機拖延時間等待陳三炮回來。鐵算盤將銅鑼寨的旗號改為姓鐵,陳三炮花紅帶著沈家門的屍體回到銅鑼山,欲將沈家門的屍體埋在鐵笊籬旁邊,鐵算盤、麻老六認為自己已經收買了銅鑼山的所有弟兄,有恃無恐,要陳三炮交回銅鑼山大當家的位置,還要殺了陳三炮,陳三炮毫不畏懼。眾人舉槍指向鐵算盤,鐵算盤人少勢弱,無奈之下拋下銅鑼山帶領一眾親信離開銅鑼寨。沈家門終於得以下葬,沈家門的英勇舉動贏的銅鑼寨所有弟兄的欽佩,陳三炮帶領大家在沈家門和鐵笊籬的墳前立下誓言,與日本人不公戴天。孔二已帶領大家念響《滿江紅》紀念沈家門。
第39集
鐵算盤帶領麻老六正式投靠唐守成,鐵算盤滿心歡喜以為唐守成會給自己安排一個大官,沒想到只是一個小排長,並讓二人聽從田樹才的指揮,二人心中極為不滿。花紅來到沈家看望沈老爺和明媚,明媚一個人坐在房間裡,拿著沈家門買給她的胭脂,思念家門。明媚後悔當初逼沈家門發毒誓,沒想到真的應驗。花紅告訴她自己將沈家門埋在了銅鑼山上,明媚說家門早已托夢給她。沈老爺自從沈家門死後,一直在哼唱小曲,不吃不喝不聽勸,花紅看了心中不是滋味,安排沈二準備酒菜。沈萬順向花紅提出要見陳三炮。田樹才擔心田明媚來到沈家看望,但明媚不肯見,田明媚與日本人有不共戴天之仇,然而田樹才仍然為日本人賣命,明媚寒心,不想認這個二哥,田樹才心中難過。沈萬順挖出了自己積攢多年的全部積蓄,來到銅鑼山,希望陳三炮能把所有錢買成槍只彈藥,打日本人,陳三炮感動,沈萬順白髮人送黑髮人,陳三炮讓所有銅鑼寨的兄弟叫沈萬順一聲爹,沈老爺萬分感動。維持會長徐掌櫃因為接待日本軍官沒有場地而束手無策,求助花紅,花紅不應,沒想到田明媚竟說願意拿出沈家贏走的田家老宅來接待,徐掌櫃欣喜,但花紅擔心明媚會做傻事。田樹才得知田明媚要招待日本軍官,知道妹妹的想法,再次來到沈家勸說田明媚。臨走沈萬順交給田樹才一個大信封,裡面竟然是一個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陳三炮竟然是自己同父異母的親哥哥,田樹才不願意相信。
第40集
花紅知道明媚要準備毒酒毒用招待之名毒殺日本人,向賽華佗要來瞭解藥交給明媚,田明媚收下。香雪海帶領青蛇白蛇利用戲班混近田家裡應外合。田樹才和唐守成、徐掌櫃等人來到田家老宅,想到自己家被沈萬順搶走,心中極為不痛快。沈萬順出門迎接,表示會盡心盡力招待日本軍隊。唐守成得知田家目前在沈家名下,而沈萬順是沈家門的父親,擔心沈家伺機報復,責怪徐掌櫃,但日本軍隊已經來到鎮上,只得出門迎接。田明媚將解藥交給沈萬順,看沈萬順吃下,心中暗自放心。陳三炮、花紅等人埋伏在田宅附近,等候時機。日本軍官很滿意這次接待,正在明媚打算敬酒的時候,一個翻譯得知這是沈家門的父親安排的接待,擔心酒有毒,攔下不讓日本軍官喝,被逼無奈,田明媚和沈萬順都喝下了毒酒。見二人都喝下了酒,日本人也都放心的大喝起來。日本軍官侮辱唐守成,田樹才出頭,卻被迫扮狗,被日本人笑話,並趕出田宅。日本人陸續毒發,新四軍帶領部隊沖進田宅,展開戰鬥,亂槍之中,沈萬順不慎中彈,沈老爺擔心自己是個累贅,決定燒了田宅一了百了。花紅等人發現沈老爺仍在田宅之中,欲回去營救,但火勢兇猛,陳三炮擔心花紅危險,自己沖了上去,不慎被倒塌的房梁打中,暈倒在地。
第41集
眾人以為陳三炮已死,不得已先行離開田宅,接到消息的田樹才帶部隊來到田宅,發現陳三炮並沒有死,命人將陳三炮帶回去。田明媚毒發,被花紅等人帶回銅鑼寨,花紅發現原來田明媚決心已死,要去與沈家門黃泉相會。田明媚臨死之前將田記酒坊的鑰匙交給花紅,希望花紅能繼續管理田記酒坊。唐守成深知這次招待不利,日本軍隊全軍覆沒,自己要被酒井責怪,要將自己的全部錢財和寶貝閨女靈兒託付給田樹才。酒井果然因為此次的事大怒,欲殺了唐守成,但唐守成狡辯說是日本人將自己的隊伍趕出來,並非自己保護不力。還告訴酒井自己抓了陳三炮,酒井為了要帶糧草順利通過老虎口,要唐守成去說服陳三炮歸順,唐守成為了保命,答應下來。花紅等人以為陳三炮已死,為陳三炮設立了靈位,花紅決定為自己改名花火以紀念陳三炮,自己也承認了壓寨夫人的身份。這時唐守成派人送來了信件,告訴花紅等人陳三炮並沒有死,但提出要銅鑼寨所有人繳械投降,編入皇協軍,並交出老虎口,護送日本人送糧隊伍通過。眾人商議,香雪海得知陳三炮並沒有死,一時衝動,要馬上去救人,被花紅攔下並關起來。花紅獨自下山打探消息,從田樹才那得知陳三炮果然沒有死,目前被田樹才的皇協軍看管著,心中落下了一塊大石頭,隨後又去看了糧倉的地形,心中的計畫慢慢形成。
第42集
花紅為救陳三炮做好嚴密部署,香雪海按照計畫帶領青白蛇去燒糧倉,大火燒起來了,日本軍發現香雪海幾人開槍射擊,白蛇為保護香雪海,捨身檔子彈而身亡。花紅、馬龍等人來到皇協軍駐地,看見皇協軍出動去救火,沖了進去,殺死了守衛,救出了陳三炮。看著陳三炮活著回來,香雪海激動不已。陳三炮的傷逐漸好起來,山寨上的田記酒坊又重新開張了,大牛和二胖也來到山上投奔花紅,花紅讓二人聯繫打槍殺鬼子。田樹才對於陳三炮是自己哥哥的事仍是不願相信,靈兒來找田樹才玩,田樹才暫時放下一切與靈兒相處,得到片刻安寧,如今田樹才只剩下靈兒這麼一個親人,這些被唐守成看在眼裡,心中些許安慰。陳三炮等人商議怎樣守住老虎口,但目前最缺的就是武器。劉黑子和二禿子決定下山刺探敵情,意外發現靈兒在外面玩,就將靈兒綁架了回來。花紅一看是靈兒,畢竟靈兒是田樹才的老婆,要劉黑子等人將靈兒送回去,眾人不同意。陳三炮決定將計就計,用靈兒向唐守成要一批武器。唐守成接到銅鑼山的書信,得知靈兒被銅鑼山綁架。但為了靈兒的安全,唐守成答應了陳三炮的條件,用軍火交換靈兒,但為了確保安全,重金向山本求救,希望山本可以帶隊伍幫助自己,山本見錢眼開,答應唐守成。次日眾人按照約定來到河邊,唐守成命人將軍火都被放在竹筏上順流漂去。
第43集
裝著軍火的竹筏順流而下,被下游的苦瓜和冬瓜截住,順利搶下軍火後,木瓜和小五子也將靈兒的竹筏撥開,讓竹筏順利漂去。守在一邊的山本看到軍火被銅鑼寨的人搶走,一氣之下先開了槍,眾人都以為是對方沒有按照預定先開槍,一張激烈的槍戰展開。田樹才為救靈兒跳入水中,正當要將靈兒救下來的時候,靈兒被日本人的子彈打中身亡,唐守成去找山本理論,反被山本扇了幾計耳光。田樹才將靈兒抱回到岸上,發誓要替靈兒報仇,唐守成提醒是日本人殺死了靈兒,田樹才發誓要殺日本人替靈兒報仇。銅鑼山上眾人正在檢查得到的武器軍火,但因為靈兒死了,擔心唐守成不會善罷甘休。唐守成叫來鐵算盤和麻老六,讓二人交待銅鑼山的地形圖,並計畫晚上派田樹才、鐵算盤等人夜襲銅鑼山。香雪海終於放下心中對陳三炮的感情,轉化成兄妹之情,並慫恿陳三炮向花紅求婚。山寨上的酒坊裡花紅正在張羅著釀酒,陳三炮、香雪海等人來到酒坊,香雪海拿出戒指,陳三炮希望花紅正式嫁給自己做壓寨夫人,花紅卻提出等抗日戰爭結束後,如果兩個人都活著,自己一定嫁給陳三炮,陳三炮欣喜答應。晚上田樹才、鐵算盤等人依照計畫投降銅鑼山,在鐵算盤的指引下,順利度過前面幾個關卡,來到山寨。
第44集
花紅因為晚上要看酒的發酵程度並沒有早睡,回來後發現守衛的兄弟已死,速去叫人。鐵算盤讓麻老六帶人燒了山寨,被花紅發現,麻老六抓住花紅,要開槍打死花紅,卻被田樹才一槍打死,在任何時候,田樹才都不允許任何人傷害花紅。陳三炮被槍聲驚醒,銅鑼山眾人也紛紛集合,與田樹才、鐵算盤的隊伍展開槍戰,混亂中,何秀蓮為馬龍擋搶,身受重傷。何秀蓮臨死向馬龍坦白自己已經愛上馬龍,馬龍心痛欲絕。一夜槍戰過後,鐵算盤和田樹才的人所剩無幾,幾人被銅鑼山弟兄們團團圍住。陳三炮欲打死鐵算盤,香雪海求情,看在多年兄弟的份上希望陳三炮放鐵算盤一條生路。陳三炮答應,放走了鐵算盤。田樹才易被陳三炮控制,因為多年的仇恨和田樹才為日本人賣命當走狗,陳三炮要殺了田樹才,花紅沖出來攔下,並拿出三炮母親的親筆信,道出實情陳三炮是田有糧的兒子,是田樹才同父異母的親哥哥。陳三炮不願意相信自己親手殺死自己的親手父親,田樹才也不肯放過這個殺父仇人,二人決定用子彈的方式讓上天做決定。最終田樹才用這顆子彈打傷了陳三炮,也算了解了對陳三炮的仇恨。唐守成和山本的部隊在山下等候,唐守成被迫做炮灰沖在前面,因為對山本殺死靈兒懷恨在心,唐守成一怒之下舉槍殺死山本,並帶領屬下殺日本人。田樹才欲救唐守成上山,但唐守成被日本人打死,田樹才對日本人的恨更加深一層。銅鑼山上陳三炮、馬龍等人做好部署,提前做好埋伏,誓要殺死第二天要度過老虎口的日本鬼子。酒井深知老虎口易守難攻,竟然挾持了辛浦鎮的老百姓作為人質。
第45集(大結局)
田樹才和馬龍帶人提前埋好地雷,在路邊等待日軍。鐵算盤睡不著,看著一眾跟著自己奔波的弟兄,感覺自己背叛了銅鑼山,背叛了國家,後悔萬分,決定重回銅鑼山,助陳三炮一臂之力。田九爺等眾鄉親被日本人壓在前面開路,陳三炮、花紅等人怕誤傷鄉親,遲遲沒有動手。田九爺知道自己人肯定在前面做好埋伏,要殺了日本人,但鄉親們在必然成為累贅,決定在老虎口前面與日本人拼命。眾鄉親反抗,但那裡是日本人的對手,被日本人亂槍打死。花紅、田樹才等人看在眼裡,但不敢輕舉妄動,怒火中燒。待日本人度過老虎口的時刻,戰鬥終於打響了,劉黑子、青蛇等人都在戰鬥中犧牲了,鐵算盤前來助戰,為了保護香雪海也被日本人打死,田樹才拉響了帶在身上的手榴彈與日本人同歸於盡,最終陳三炮、花紅、馬龍等人堅持等到了新四軍的援軍到來,花紅親手殺死了酒井,戰鬥終於勝利了。陳三炮的銅鑼寨被編入了新四軍的隊伍,番號新四軍路東大隊金紹支隊,陳三炮、花紅、馬龍也有了新的身份。辛浦鎮的抗日戰爭勝利了。花紅再次來到海半仙的算命攤前,但海半仙仍然算花紅和陳三炮的婚事結不成,花紅將隨身帶的酒請海半仙喝,說是自己和陳三炮的喜酒。新的抗日任務下來了,花紅要和陳三炮共同奔赴新的戰場。